所有频道

当前位置:主页中医养生中草药

小小芦苇堪作药 中医用来建奇功

小小芦苇堪作药 中医用来建奇功

传统的中医中药,这条伟大的河流是不谓不宽广的。三国时期著名的诗人嵇康有诗句:“谁谓河广,一苇可航。”出自其《四言赠兄秀才入军诗》十八首中的第八首。若取以赠送给刚刚跨入中医药大学校门的新生,扩展至各个行业的新入门者,甚至任何跨上了一个新台阶的人,显然是极为合适的“心灵鸡汤”。人不能满足于前面已经取得的成功,理由是很多的,诸如“没有什么比昨天的成功消失得更快”、诸如不进则退等等。而要再次前行,迈出新的一步,面对更大的挑战时,最最基本的是决不能失去挑战的动力和勇气。面对挑战,让人鼓起勇气,轻装上阵,用“一苇可航”给以鼓励,是很富有哲理的话语。嵇康所说的“一苇可航”,实脱胎于《诗经》中的词句:“谁谓河广,一苇杭之。”出自《卫风·河广》。“杭”通“航”。这儿,我们不去深究其语境中的隐言寓意,简单借用的,就是其述说的“河流可渡”的本义:一根小小的芦苇,就能渡到大河的对岸!借此祝中医药事业的新人们,在心中燃起为中医药事业奋斗终生的熊熊烈火,轻装前行。

水生禾草谁不识,自古而今名远扬。芦苇可是一种最最平常又最最不平常之物。提起“谁谓河广,一苇可航”、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,让人觉得好高古、好深远;提起认识芦苇这草芥,又让人觉得太平常、太一般。那么,对芦根、苇茎、芦草,这样普普通通的物品,你真的有足够的了解吗?

小小芦苇堪作药 中医用来建奇功

小小芦苇堪作药,中医用来建奇功。像芦笋(嫩芽)、茎、叶、花序,本草皆有载,但其用较少。以芦根药用能清热最为人熟知。

芦苇这种高大的禾本植物,具有匍匐的地下根茎,分节生长,且生长得较为粗壮,横行。芽和须根皆从节上生出,谁上行与谁下达是不必解说的。芦苇生于湿地,分布广泛,最喜群生群长,往往构成极佳的景观,亮人眼目,雅俗共赏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古老《诗经》中秦风所吟唱的“伊人”,衍化为现代歌曲中的“佳人”,那高古的“蒹葭”之名,却为泛泛的绿草一词替代: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……《蒹葭》这首秦风歌,芦苇的身份是不容怀疑的。歌曲中,似不屑用它平凡无奇的名字芦苇,但它绝非普通的“绿草”;而人们在芦苇丛边,就一定要寻找“佳人”吗?那“伊人”所指,也仅仅在近百年的语境中,才化身为女性并与爱情相关联。这是一种时代的演变。由景而生情,那是人类感性的表达。取之以为药,那是人类生存的实用。蒹葭作为一种古老的中药,被先民发现并沿用至今。虽有时代交替,但中医人仍不忘记芦苇的药用。既识其风情,又识其妙用,那就得做一位优秀的中医人。说说芦根是何时进入本草典籍的吧。虽说药食同源,芦根味甜无毒,尽可令人放心地入口,但它没能赶上进入最早的本草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中那古老的三百六十五味中药之列。而是在其稍后进入了《名医别录》,较为自然地出现在《神农本草经集注》中。在药用历史上,既使用过苇茎,也使用过芦根,它们可有优劣之分?其实差别是细微的,最终大家统一用芦根。从《本草纲目》记述中看到,唐朝的苏颂强调:“其根取水底味甘辛者。其露出及浮水中者,并不堪用。”李时珍对芦茎有“芦中空虚,故能入心肺,治上焦虚热”的认识,对芦根而言,亦当如是理解。一般认为,因苇茎浮水之上,较之芦根而言其主升发透邪的作用稍强。孙思邈的著名成方千金苇茎汤,方名中就有苇茎,但处方给付现今统一为芦根。

小小芦苇堪作药 中医用来建奇功

浩渺水泽芦苇地,一苇可航渡彼岸。人皆言上医治国,中医治人,下医治病。如此说来,中医人用芦苇治病,算不上最最伟大。如能由小小的芦苇,而体会自此岸至彼岸,则每一位选择了中医药的年轻人,你完全可以相信自己:难道自己会不如那一根小小的芦苇?无比的精彩,其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借“一苇可航”,而成就“我的人生”,成就“我的大学”!既然选择就无悔,不为良相为良医。(丁兆平)

相关内容 热门推荐
大家都在看
猜您喜欢